丨薛定谔与猫

我就是来找糖吃的【正色脸。

花了近乎半年的时间追忆童年_(:з」∠)_,重温完了七册童年大型奇幻文学巨著。——嗯非常神奇的阅读体验。像这类童书吧小学看不懂应该是对的,毕竟我小学是用五感去看书,对一本书的印象完全建立在色块嗅觉味觉上_(:з」∠)_。嗯现在看来的确,这是部底蕴非常深厚的作品。全书有着非常浓烈的宗教色彩,有着奇幻宏大的世界观——不过世界观不是重点,用某位批评家非常刺耳的话说:这本书的重点全在传道(x。谈故事性啊,受众较为低龄,情节也完全不曲折刺激,内核就是信仰/救赎/忏悔/重生的基督教义。——我说难怪当时我看《最后之战》怎么也看不懂,现在看到“二位一体”忍不住嘴角抽搐。——作为一名完全不合格的基督教擦边信徒(...

再读《告白》。

初看的惊艳战栗感减弱不少,可依旧令人唏嘘。

比对电影做出的改编,依旧在思考渡边的网络遗书,究竟是按书版坦诚自己由于受到母亲再婚伤害逃跑报复的好,还是按影版那样撒谎隐瞒这一事实的好。一年前我认为以渡边那样自负的个性,绝不可能说出实情任人嘲讽,所以认定影版改编得出色。可昨天读完代入渡边后,感受到了人之将死万念俱灰,竟有些摇摆不定了,我觉得完全可能承认自己的“恋母”及自己的脆弱。

再看森口最终章的告白,原本觉得畅快淋漓的一通驳斥,在读到“你到底以为自己是谁啊!你到底创造出了什么,你给了那些被你鄙视称为笨蛋的人什么恩惠吗?”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微妙的违和。

当时初看这段就给我留...

也许是影评?

这两天疯狂补男神电影,昨天补《飞行家》今天补《革命之路》这样一个月总能全部补完吹逼吧(笑)。

《飞行家》是传记电影,所以也没啥想说的,日常吹男神演技呗,精神强迫症和洁癖饰演得真的出色,洗手间搓手那段看得我浑身痒(?)得难受。外界说什么演技用力过猛,emmm难道不是男神选片日常精神病吗?Mr.Hughes这种大佬我们是没有资格评价的,大佬这种生物只要瞻仰就好了。——哎没想到现实里Hughes的女人们比电影里漂亮一百倍啊卧槽——嫉妒使我丑陋!!

《革命之路》以前断断续续看过好几次,今次终于连起来补了。非常非常喜欢这部片子。女主是Kate其实我不同于大众的喜闻乐见,相反是有点emmm...

自我感觉良好?的复健之作?(滚


如果文字是一场最大的矫情的话,我想我已经矫情无数次了。

不过我也并不在意。我做过很多比这更矫情的事情。

做过之后就知道,

其实一样的。


我很喜欢写排比句,但其实在很多时候它们并不能起到增强语势或者叫作强调什么的作用。

排比或者说反复本身就是为了反复。

我喜欢写就只是因为喜欢写。

看着这些看似工整的格式从笔端倾泻出来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看啊我头脑十分清晰,很有逻辑啊。

其实并不。


我也很喜欢写废话,或者这么说会比较准确——我喜欢有目的地去写废话。

和我不太喜欢断句一样,好像这么长的东西就一定会受到“什么呀,太长不看”的待遇。

于是,我就心满意足了。

文字对我而言是...

下了一个不得了的决定呢。

真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两年时间。啊两年时间。

但你说“尝试一下?”

那我的回答就只能是“好”

你应该知道的w。


调个色。

摆脱不了心里的忧郁。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生相依。”


© 丨薛定谔与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