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薛定谔与猫

我就是来找糖吃的【正色脸。

如果文字是一场最大的矫情的话,我想我已经矫情无数次了。

不过我也并不在意。我做过很多比这更矫情的事情。

做过之后就知道,

其实一样的。


我很喜欢写排比句,但其实在很多时候它们并不能起到增强语势或者叫作强调什么的作用。

排比或者说反复本身就是为了反复。

我喜欢写就只是因为喜欢写。

看着这些看似工整的格式从笔端倾泻出来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看啊我头脑十分清晰,很有逻辑啊。

其实并不。


我也很喜欢写废话,或者这么说会比较准确——我喜欢有目的地去写废话。

和我不太喜欢断句一样,好像这么长的东西就一定会受到“什么呀,太长不看”的待遇。

于是,我就心满意足了。

文字对我而言是...

下了一个不得了的决定呢。

真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两年时间。啊两年时间。

但你说“尝试一下?”

那我的回答就只能是“好”

你应该知道的w。


调个色。

摆脱不了心里的忧郁。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生相依。”


入职星爸爸以后感觉自己仿佛被洗脑了,

说起来我自己都可能不信,我想我确信似乎是爱上星爸爸了QAQ。或者更准确点说是那里工作的伙伴和氛围。

PS卡到爆,仍旧坚持做了一个晚上v,唔还可以几个月不碰手有一点生了。但那个勺子的创意我很满意啊~!虽然有点违和就是了。

喜欢星爸爸的价值观,也喜欢“将心注入”。希望工作顺利v。

PS:今天有好事呢,某个人也许是真的开始对我打开心扉了呢。开心,晚安。

有些人,你喜欢他的缘故并不是因为他会带给你很多,而是他存在的本身已经把他能给你的尽可能都给你了。——我再一次地,深刻地,意识到这点。

我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即使我总是怀疑总是反复总是突如其来地陷入自卑。

我喜欢这种甜蜜的折磨。


也许这也是属于我们的独特的表达好意(?)的方式。不是语言不是神情甚至不是行为。

这个人他在意着我——这样的感觉竟然是靠空气(?)体会出来的。

很喜欢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光,他让我觉得即使只有半小时的见面时间也无所谓,整个空气因这个人变得沉静下来。也许是绿茶也也许是红茶,这个人的气场,不,也许应该更靠近薄荷。

在清晨的阳光里用平稳的心情说出“生日...

生日快乐v。

我希望,能一直对你说出这句话,在我的余生。

这个世界并没有非黑即白的设定,那些now or never,我本以为只是年少时期的中二执念罢了。

原来其实骨子里还是那样迂腐的我——当时说自己迂腐不过是戏言,现在明白其实没人比自己更能理解自己了。

我还是想不通很多很简单的事情,比如为什么可以轻易地拒绝轻易地反悔轻易地反复,为什么说话做事可以不负责任。

比如付出为什么和回报永远不成正比。

在被反驳说“因为人家愿意”的时候,我只能眨眨双眼不知所措,

是啊人家愿意。

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和我想的一样简单,即使我知道它并不是。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就是一颗薄荷糖!【哼】

2017要到了。

等等另开写年终小结吧。

心情略沉重。


© 丨薛定谔与猫 | Powered by LOFTER